子清

惟愿海清河晏

[万银]Too late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看完心好痛......

最怕的就是胆小鬼,被世俗掐死在最初的爱情。

椰汁糕-www:

最近被塞了一嘴玻璃渣==

而且

我写的又不好对吧

反正这个就是负能量的产物

思维跳跃并且ooc严重到没眼看==




“嘘,你听,你心中的恶魔觉醒了。”银发的漂亮少年将嘴角弯到刚刚好的弧度,将食指轻轻压在嘴唇上,眼睛稍稍眯起,浅棕色的眼瞳里,映着只一人。

Erik望着写满戏谑的瞳孔,那仿佛要看穿一切,他轻轻移开少年压在他胸前的手,“kid,这不是玩笑。你值得比我更好的人。”忍着心里的抽痛,但他不得不这么做,“你要是以为我这么容易就被迷住,那你也太小看我的能力了,my boy。”

他其实早就察觉了,但是他不想承认他的感情,与其说不想,更应该说不敢。眼前这个漂亮的孩子,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愿意让他承受随时可能失去他的痛苦,来自舆论的压力,以及被周围的人给予的刺眼的目光。

“umm,是那样的吗?但是,我可以告诉你!”peter眨了眨眼睛,风拂乱了他的银发,他有些小激动,想起曾经姐姐跟他说过的话,“Erik,我,喜欢你,不是亲人的喜欢,你懂吗?”

微风轻轻起,我好喜欢你。

他可以装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天使,但是他比谁都看得清楚,他有更多时间去研究身边的人和事,去了解这个充满希望与黑暗的世界,他可以去看明白身边一切的感情摸索身边每一个隐藏的真挚。

只是,他不说。

所以Erik也就顺着他的意思,从不开口。

“My boy,你不能用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Erik没想过这个看起来单纯的孩子,居然会这样说,他挑了挑眉,“我们之间的感情,只能是亲情。”

peter听到这句话,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他的时间流逝的太快,对于别人来说他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OK,my dad." 他扯出一个并不算好看的笑,他明白自己的父亲,逼迫他,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我今天就离开这里,现在我们的关系太危险,我们不适合呆在一起。”

Erik脸上没有一丝的感情的波动,默认了他的行为。

Peter仍然不死心,明明感情就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其他人,他明白自己的父亲在想什么,他明白为什么他不承认自己的感情。

“Erik ." 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认真真的唤他的名字,“你,有没有一瞬间,可以放下亲情,承认也喜欢我?”

“就算有,它也不会出现,forever."

“希望你不会后悔,my dear father.”peter得到了意料之内的回答,他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潇洒的离开了这栋他只住了不到2年的屋子。

风铃被他的离去带的叮咚作响,倘若是他最后一声道别,在说着farewell。

是的,peter他一直很快,但是也因为他太快了,他没法看到Erik的灰绿色的眼睛里不曾出现的痛苦。亲手把自己的儿子,甚至可以,会是爱人,他就这样推出去了。他是喜欢peter,他喜欢的不得了,从他十年前去五角大楼开始,他就对这个速度非凡的漂亮男孩印象深刻。

十年后,仿佛这就是宿命,他们又相见了。他从 peter那双浅棕色的眼睛里读出了崇拜读出了期待,他听他小心翼翼地搭话,他看他害羞的露出微笑,更甚的是,他从老友那里得知,这是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他居然是抗拒的,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早就败在这个混迹于电子游戏和流行音乐的少年手上。他明白自己对peter是不同的,他可以干任何事情,但唯独不能回应他的爱,那杂糅着亲情与爱情的爱。他首先是父亲,其次才能是恋人。

Erik端起水杯又放下,他现在觉得连水杯都沉重的无法端起,可是他的心比这个沉重了不知道多少。他担心peter就这样出去了会不会有什么事,他那张漂亮又独具诱惑的脸和修长挺拔的身材,又不知道会引发多少人的侧目,即使他很快,但总有些事他赶不上。


“Dad!"Wanda敲着Erik紧闭着的门,今天是peter 的婚礼。

在离开Erik两年后,peter终究还是遇上了一个爱他入骨的人。哪怕peter永远难以忘却自己的初恋,那个他要唤作父亲的人,他的未来伴侣也欣然接受。

早就已经醒来的Erik想起peter离家的场景,用手摩挲着充满回忆的照片,这是他儿子两年来留给他唯一的念想。照片上有着一头惹眼金属发色的peter笑得堪比阳光,眼睛里流转的光华如同天上的银河。两年过去了,他肯定又好看了不少,得到那样细致的关怀肯定比呆在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承受天人相隔的痛苦来得好。

peter接到来自姐姐的电话,她告诉了Erik婚礼的消息。peter有些迟疑,他可能不敢看见他,他怕他会失控到当场哭出来甚至是逃婚,他做不到在Erik面前装得沉着冷静,在他面前他就像个赤裸的孩子,毫不遮掩的表现出自己的所有情绪。

但是他不能拒绝,这是他的父亲,名义上,血缘上,他都应该告诉他,而且,他的未来伴侣需要得到来自长辈的祝福。

所以他同意了。

但是在看到自己的父亲西装革履的站在自己面前,魅力不减当年,甚至有着经过时间沉淀以后的陈旧感,就像年月已久的红酒一样香醇,更加让人倾心。他后悔了。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依旧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温柔。

“peter,恭喜你找到你能够携手一生的人,我为你骄傲。”Erik依旧像是两年前那样,对自己的感情只字未提,他依旧是个胆小鬼,他不敢冲破这层关系。

peter是个年轻人,他认为爱就应该挺身而出。

“你还是不肯说出那句话吗?Dad?”peter笑得有些勉强,“不过算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会和他好好走下去,谢谢你的祝福。”

peter离开了,他陪着自己未来的伴侣跟宴请的朋友碰杯,比当年的坏小子更多了一份成熟。

Erik在他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差点没能忍住,他想紧紧锢住眼前的人,在他耳边呢喃出那句憋了许久的话,他想就此放下道德的约束,他想和他天荒地老。

可是他已不再年轻了,他失去了当年的胆量,他承认就如peter 所想的,他只是一个胆小鬼。

户外总是多变的,不一会便挂起了大风,Erik一直注视着peter,那头银发被风刮乱,恍惚之间他听到家门前的风铃奏响,一如peter离开的那天。

peter 注意到他的目光,想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小虎牙在并不晴朗的天气下依旧闪耀。

他报以同样的微笑,然后看着peter 转身与自己的伴侣撒娇。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可是,那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有些喜欢需要大声的说出口,但是有些喜欢,并不能表达出口,你必须要烂在心里。

然后假装时间并没有带走什么。





评论(6)
热度(39)
  1. 子清🐰猫咪宇煮了一锅椰子鸡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看完心好痛...... 最怕的就是胆小鬼,被世俗掐死在最初的爱情。

© 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