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清

惟愿海清河晏

【海罗】How to Meet 番外 <家的味道> 上

       眼瞧着到了门口,罗辑有点打退堂鼓了。“那个,章北海,要不,下次吧。”
       在前面带路的吴岳乐了。“哎,我说,罗辑你当时答应的时候可爽快的很啊。怎么着,到了家门口你怂了啊?”罗辑心虚地眨眨眼。“我这到了战场跟前儿才觉出来火药味嘛。”
       “哪有火药味儿,我爸又不吃人。”章北海也好笑的看着罗辑。“再说了,吴岳他爸妈也都在呢,不能坐视老爷子打死你的。”一听这话,罗辑更慌了,站在原地不走了。
       “没事儿,放心吧小罗同志。我妈心可软了,她肯定保你。”吴岳乐呵呵的回头看着罗辑。“实在不成,咱小姑奶奶林云家也在对门儿住呢。虽然去她那呢肯定是被嘲笑得体无完肤,不过这小命儿肯定能保住。”
       “你们两个老狐狸!要死就快点让我死!别在这儿折磨我!快走!是前面那个四合院儿不是!”罗辑急了,干脆破罐子破摔自己径直往前走,被章北海拎着领子拽了回来。
       罗辑正左右挣扎着,旁边四合院儿走出来一个妇人,眉目间跟吴岳有七分像。“哎,你们仨怎么不进去啊。站在家门口吵什么架。”
       章北海松了手,乖乖喊了声“陈姨”。一边儿的吴岳凑到自家老妈身边询问着晚上吃什么,吴妈妈笑呵呵地回答。母子俩一问一答,交流间带着点儿俏皮话,好不融洽。
       “哎呀哎呀,咱不站在门口喂蚊子了,赶快进去吧。”吴妈妈挥了挥手,笑盈盈的看着罗辑。“你就是罗辑吧!我听吴岳和北海提起你好多次了。”
       罗辑有点不太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陈阿姨。”吴妈妈自然地挽过罗辑的手,“晚上吃的都清淡,听北海说你不吃辣,我就一样辣的都没准备。别拘谨,阿姨也不是那种保守的人。”边说,拉着罗辑进了院门,留下章北海和吴岳留在原地感叹。

       “罗辑还是挺讨喜的,我妈看见他,连亲儿子都不要了。”吴岳故作失落的叹了口气,章北海也无奈的摇摇头。“连带着我这个儿子也跟着失宠。”

       吴岳大方的拍拍章北海的肩膀,“没事北海,好事一桩。”两人会心一笑。前面吴妈妈扭头朝这两个小伙子说,“你俩先别急着回,去超市买点儿东西。想吃什么买什么,顺带买瓶料酒。”章北海和吴岳只得无奈的绕出胡同,朝最近的超市进发。



       “哎,俩老头!小罗同学来了啊!”吴妈妈拉着罗辑进了院门,朝那边儿正下棋的两位老领导吆喝了一嗓子。吴劲文抬头朝罗辑笑了笑,“罗辑来啦。今儿来我们这四个可落着了,你阿姨平时可不做这香煎豆腐。听吴岳说你要来,才做得这道菜。”
       与吴家老爹不同,章炎生只是点了点头当作打过招呼了,弄的罗辑紧张兮兮的。
       “哎我说老章啊,你这是什么态度。人家罗辑来了都不带给个正眼儿的?”吴劲文看到章炎生这个反应很是不满意,皱着眉对着面前的老友。

       “我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吴政委?都退伍多少年了,少在这儿给我端政委架子。”章炎生只是淡淡的回答,不等吴劲文开口便又说。“你去帮陈萍做饭吧,等会儿俩小子回来吃不着饭,那小眼神跟饿了他俩半辈子似的。你去帮忙,我正好和罗辑下会儿棋。”

       吴劲文一听,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了。拍拍膝盖起身,“得嘞,章大司令。我这就去。”那边吴妈妈正给罗辑打着眼色,就被吴劲文叫去厨房做饭了。罗辑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在章炎生面前坐下。
       “章叔叔,我是罗辑。”罗辑有点尴尬的开口。“我知道你是谁。你也别紧张,我不是老虎。”章炎生一边收拾眼前的棋盘,一边和罗辑说话。“会下象棋吧。”罗辑眨巴眨巴眼,“会一点儿,但是是自学的。下得比较臭。”章炎生好笑的看了罗辑一眼,“别谦虚,北海说你下棋不错。就是看球儿没什么眼光。”罗辑在心里暗暗的翻了个白眼。“您先。”

       等到章北海和吴岳拎着大包小包回来,刚进院门就看到章炎生和罗辑在棋盘上杀得正酣,吴劲文坐着一小马扎在旁边观战;吴妈妈那边刚好最后一道菜端上桌。
       “回来啦!真是赶早不如赶巧,来来来,刚好开饭。”吴妈妈招呼两个大小伙子坐下,又冲着那边喊。“哎,那边仨!快点,吃饭啦。”
       “哎,哎。来了来了。”吴劲文忙不迭地应着,棋局上的两人也终于分出个胜负。“姜还是老的辣。不成,我这输的也太惨了。叔叔,咱吃完饭继续!”罗辑有点不甘心地站起身来。“输个一招半式罢了。你啊,稳不足,快有余。”章老爷子也起身往餐桌走。“你这点不如吴岳和北海,他俩就稳很多。”
       “那成,我以后每个周日都来找您!”罗辑笑呵呵地对章炎生说。章老爷子上下瞟了罗辑一眼,“你这水平,想超过北海还得些时日呢。”
       “您不能打击我积极性啊!虽然我知道您说的是实话吧。”
       “知道就成,怕你不知道。”
       “…章北海真是您的儿子。”
       “快点,磨叽什么呢!等会豆腐凉了!”那边吴妈妈又催了起来。
       “哎来啦来啦!”罗辑很自然的应了一声,引得章北海和吴岳一阵爆笑。
       “哎吴岳这不是你十五六岁时候的台词吗。”
       “你滚吧章北海,明明是十一二!”
       章北海眨眨眼,没再说话。桌子上的饭菜冒着热气,熟悉的儿时老院子依旧是那般模样。看了看桌子边儿上的吴劲文和吴妈妈,又看了看旁边儿的吴岳,然后回头看着自家老爹和罗辑你一句我一句的讲棋。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大概,这就是家的味道吧。





不知不觉番外都写了。然而最开始这只是。一篇。一发完。感叹自己的能作死程度。
手动@漆杯杯,你看你看你不催我都更新了!表扬我!x

评论(14)
热度(10)

© 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