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清

惟愿海清河晏

【EC】亲爱的埃里克(G/一封来自削发为尼【误】小教授的情书)

天启撑起我一年满足。这样的结局我觉得我没什么可再指手画脚的胡思乱想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这就是完满的结局。
太太写的这篇完全是心里面的感觉。
“我知道你会离开,你也明白我不会挽留。我们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还是能够像往日一般打趣儿问候。我们仍是老友。
你的苦痛我切身体会,我的挣扎你感同身受。兜兜转转那么久,其实我们仍在彼此身后,从未分手。这份感情积淀太深也太久。
我们仍是彼此的一生守候。”






上面引号里的,我的一点胡言乱语吧。

普鹾科菲耶夫:

Warning:信件体,第一人称视角。




亲爱的查尔斯 ←




  


————————————————————————————




  “对于一颗年轻的心,爱情这股味道真是太浓了:和它比较之下,什么信仰都会显得没有意思。爱人的肉体,以及在这个神圣的肉体上面体会到的灵魂,代替了所有的学问,所有的信仰。”——我不算是个有信仰的人,Erik。


 


  我也不再年轻。没法再和你坐在台阶上下棋,也没法穿着灰色的运动服和你一起训练了。


 


  第一次看见Raven的时候她在饥肠辘辘地翻着冰箱,还问我要不要喝热巧克力。而我第一次见到你——事实上我还并没有“看见”你,你当时只是夜里海面上两道诡异波浪的中心点。但我知道你在那儿,而且身处险境。这些事儿都让我记忆犹新。


 


  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放手吧”。这很讽刺,站在甲板的围栏边缘大声吼了好几遍这句话,而你在我抱着你许久之后才真正地放手。我明白你的恨,Erik,不敢说能够全然地体察到,但你要相信我真的明白。不需要说什么“这是种执念”和“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之类的废话,因为这些话永远抵不上“明白”。


 


  我能做的实在太少了,天赋秉异的人被当做怪胎和灭世者,遭到轻视和迫害,这真是我这辈子所经历过的最无法理解的事情。人性实在很奇妙,Erik,人们害怕未知,仇视未知,害怕异类,仇视异类,他们害怕的根源是对自己和世界狭隘的认知,而狭隘是不可避免地始终存在着的东西——丑恶也是。再一次为你所受到的伤害深深地抱歉。


 


  每一次我这样把两只手指摁在太阳穴上的时候都顺带着会想,有没有那么一天,只是那么一天,我会遇到一个不需要去读他所想的人?不需要去确定他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心中所想,不需要去检查他是不是在说谎。我一直以为这份坚定和信任是不可能存在的。


 


  Erik,我知道你是真的认为我能说服你做任何事儿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甚至不需要去确定,在那一刻我才发现“那份信任”真正存在。我醍醐灌顶般地发现了,Erik。我不由自主地坚定地将这份信任交与你。但我不会这么干,我不会说服你为了我留下,为了我释怀,为了我而不去享受这个世界给你的爱。世界的爱远比我所能给你的爱要多,我坚信这一点。你有过那么可爱的家庭,所以你会同意我这句话的。你值得太多的爱,Erik。


 


  如果伤痕是你的铠甲,我猜那些铠甲已经与你的皮肉合为一体——它们划开你的血肉,刺伤你的灵魂,然后紧紧地让自己和你粘在一起,你痛苦,Erik。不要否认这一点,我在感知到这些的时候非常的难过,而我所感可能还不及你的十分之一。但我希望终有一日这些铠甲能真正地保护你不再受到伤害。Hamlet对Horatio说的那些话,我也同样说给你。*


 


  “你不是一个人”,我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你。我笃定地信奉这几个字,因为这确实会给我带来力量。在我的脸浸在一片温热的血里,在我绝望地以为我输了的时候,这句话再次蹦进我的脑海里,于是我说出口,告诉天启,也告诉自己。“我不是一个人”——没有人是一个人,有的爱可能不是终日耳鬓厮磨,不是沙发上的缠绵,有的爱可能远在天边。但如果你坚信这份爱存在,它就会源源不断地给你力量。这份力量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得多得多,非常多。就像你值得的爱一样多。


 


  “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一切色彩喧哗终会消隐。如果你爱生命,你该不怕去体尝。”——这句话也是Romain Rolland说的。他真是个自相矛盾的人,明明曾被爱摄去了自己的灵魂。生命太美好了,Erik,我们欢乐、痛苦、颓败、奋斗,我们相遇、相知、相爱,我们聚了又散,合了又别,这一切都因着你的存在显得那么迷人。


 


  Erik,我猜你是不怕去体尝的。我“体会”过不少人的“灵魂”,但他们的肉体没有一个带着属于爱人的“神圣”。而你除外。你经历过生命中最为沉重的失去,从童年开始,直到——我希望那次是最后一次。你不会再失去任何人。任何人,我的意思是,包括我。


 


  其实你从来都没有失去过我,无论是那天在海滩,还是你操控我的轮椅试图让我助纣为虐的那一刻,Erik,但你总能感知到我。无论什么时候我试图读一读你,你都能察觉。这份敏感可爱至极又让我有点儿神伤。


 


  让我再试着读一读你此刻所想,Erik。让我读一读。


 


  我看见Nina站在水井的砖台旁边,注视一只鹿一下一下地用舌头汲水喝,她的发梢被阳光照射得细碎而亮。你被囚禁的时候周围是冰冷的白,我能看见Raven,能看见你的那只头盔(被你抓在手里正要戴上的画面),还有——噢。


 


  我的背影,我的眼睛。


 


  它们看起来可真年轻。


 


 


 


 


 


 


 


 


*:《哈姆雷特》中的经典台词:


 


 “你虽经历一切的颠沛流离,却不曾收到一点伤害。命运的恩宠和虐待,你都受之泰然。这样的人是有福的。我愿将他深藏在我的心底,我的灵魂之处。


 


  (当初看的是朱生豪译版,记忆可能与原话有出入,以上为大意。)


 


 


  照例来首BGM,上一封老万的信里我说了《Salvation》,救赎。这次找到的一首很合适的歌是Marvin Gaye的《Please Stay》(Once You Go Away),这首歌我自己也很喜欢。结合天启结尾体会,虐不虐,虐不虐,虐死了!(并没有)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The moment that we met.


 


  Until the end of time,


 


  I will never forget.


 


  I lose it every time I’m close to you.


  



评论
热度(75)

© 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