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清

惟愿海清河晏

【海罗】How to meet 2

        当罗辑扛着好不容易“偷渡”上来的快递,按照章北海短信里给的宿舍号爬到男寝的顶楼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罗辑大剌剌地推开章北海宿舍的门将快递随手一丢,目光在两张下铺的床间徘徊不过两秒就一头栽在靠外的那张床上喘着粗气。吴岳刚打卫生间出来,看见罗辑这模样,乐了。
        “唉,你怎么就敢肯定那张床是他的。”说着,吴岳扬了扬下巴指了指坐在书桌旁的章北海,从柜子里抽出一瓶矿泉水丢给罗辑。“这还不好分辨吗?”罗辑一点儿不客气的接过来猛喝了两口。“……枕头边儿上放着书,处处体现出人文关怀的肯定是你的床。这个枕头边儿上放着高数的,除了丁仪汪淼之外我还真找不出第四个。”罗辑打量了一下这个宿舍,自顾自地点点头。“采光不错…唉,你们宿舍怎么就俩人儿啊。建筑系标配不是四个嘛。” “哦,是这样。原本是四个,另外两个跟女朋友搬出去住了。”吴岳坐在自己床上捧着本书解答。不知谁放在书桌上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一旁的章北海瞟了一眼,随手开了免提。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北海,你下楼吧,我在底下呢。晚上一起吃饭?”
        “成,你不用单独喊吴岳,我俩一起呢。唉,晚上还得再加一个小尾巴。“
        “啰嗦,赶紧下楼。”
        电话被应声掐断,章北海对这个失礼的举动显示出了十成十的包容——他只是把手机锁屏后放回口袋,起身看着在床上坐着的两人。“晚上有人请吃饭,走吧。罗辑记得把你的快递拿走。我和吴岳这儿没放快递的地方。”罗辑一听,脸瞬间变成了苦瓜。“你忍心看我扛着一包沉得要死的书跑来跑去吗?先在你这儿搁一会儿,我吃完晚饭回来肯定给它扛走,一秒钟都不多留。我要是多留一秒钟,我把我的罗字儿倒着写!”似乎没怎么考虑,章北海点了点头:“成交,你可别忘了。起来走了。”他两步上前,把罗辑从床上拉起来,转身还不忘了把坐出来的痕迹抹平。宿舍门儿一锁,三个人向楼下去。路上,罗辑不忘八卦地问着:“晚上谁请吃饭啊?听声音是个美女啊。你女朋友啊?”章北海没回答,只是继续专注于下楼,倒是吴岳笑得前仰后合,却也不回答。罗辑一头雾水,也不再多问,只得跟着下楼。
        到了楼下,大老远儿看见一个穿着白衣裤的姑娘。一个马尾辫儿高高的扎起来,整个人利落又精神。她看到章北海,抬手看了一眼表:“两分三十五秒,越来越慢了。”说完转身就走,章北海和吴岳没什么反应,不紧不慢地跟上。罗辑被这姑娘搞得莫名其妙,但是也跟在后面。
        走出校园儿不远到了一家小饭馆。好像那三位是这里的老常客了,一进门儿老板娘就熟络地领着四个人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吴岳四处张望着,好像在找人。“云云,怎么今儿星辰没来?”“他啊,”那个被唤作云云的姑娘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杯子抿了一口水。“实验室走不开人,他在那盯着呢。”吴岳点了点头,打趣儿道:“你跟着我们出来吃好的,就把星辰丢在学校吃食堂啊。”那女孩一耸肩:“我喊他了,我还说了我请客。他说他不饿。”女孩一偏头,对上罗辑好奇的目光。“喔,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林云,隔壁国防大学的。今天没来的那位,我男朋友,江星辰。也是国防的。我们和北海、吴岳都是一个军区大院儿长大的。以后少不了会见面。”罗辑虽然对最后一句没太搞懂,但还是回答道:“我是罗辑,社会学专业的。那以后,这位林妹妹可得多指教了。”
       闻言,吴岳无声的大笑起来,连一贯沉稳的章北海都挑起半边眉毛,像关爱傻子一样看着罗辑。反观当事人林云,反倒淡定得很,不咸不淡地丢出一句“我,星辰,北海,吴岳。我们四个一般大,可以说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哦,不。他们三个一条,多出来的边角料是我的裤子。所以说,在这里你最小,罗弟弟。”
        罗辑尴尬的眨了眨眼,看着对面的林云。“哦,是这样。那您老人家看起来挺面嫩。” 林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老板娘交代:“老规矩,那几样一样一份。”老板娘应了一声,刚要转身,坐在一旁半晌不吭气儿的章北海突然出声。 “别,再选点儿别的吧。全辣罗辑吃不了。他不会吃辣。”“不会吃辣?”吴岳和林云异口同声地说。“那你俩上次还去食堂吃水煮鱼。”吴岳惊讶地睁大了眼。 “所以他不是那天下午没出现吗。”章北海无奈地摇了摇头,代罗辑解答。
        在罗辑恳求的目光下,林云只好重新拿起菜单,点了两个口味清淡的菜。最后合上菜单,对老板娘说:“老板娘,再要一个剁椒鱼头。”罗辑瞪圆了眼看着林云,不乐意地嚷嚷:“哎!这不还是全是辣的嘛!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林云看着罗辑,嘴里的话却是冲着老板娘说的:“多放点辣子,不要面。”“好嘞!”老板娘听着桌上四个年轻人谈话,笑呵呵地离开了。“这,这样吴岳哥怎么吃啊!”罗辑有些不甘地出口。“吴岳?吴岳是祖籍湖南人。”林云眨了眨眼,不露痕迹地回击。看着这桌儿上的两个“小孩”,吴岳和章北海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吃完饭离开了餐厅,吴岳说要送林云回去,顺便去看看留守的江星辰同志。于是一行四人兵分两路,告别后离开。罗辑一路上忍着被辣到的咳嗽,几乎是以冲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楼,没有像往常一样跟着章北海到大三那边去,连“再见”都没能说出口。
        回到宿舍,罗辑推开门就向着舍友史强的凉白开进行冲刺,仿佛背后有人在拿着高数追杀他,连史强说他像条狗他也只是翻了个白眼,没再搭理大史。刚坐在床上缓过来劲儿,罗辑的手机响了,章北海发来了一条彩信。罗辑看完后把手机往床上一甩,气呼呼地走进了卫生间。“什么玩意儿…”大史好奇地拿起罗辑的手机。只见短信里有两张照片:第一张好像是个快递,在地上搁着;第二张显然是章北海的字,不过写的是罗辑的名字,而且这个罗还是个倒着的。第二条短信上写着:“小狗,别忘了罗字倒着写。”
        大史看看手机,又看看在卫生间里默默抓狂的罗辑,好像懂了点什么。


        -TBC
大史是个明白人xxx。这一章军院组小露一脸,算是见了婆家人了啊小罗同志,攻略学长道阻且长。可爱的神助攻吴岳同志是弗兰人这个设定来自惊之太太。太太你看到我的双手了吗?(xxxx)
        这一篇大概也就是口不好吃的干粮了。谢谢各位太太及小可爱还有我最最可爱的蠢亲友给我写下去的动力xx(鞠躬

评论(24)
热度(14)

© 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