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清

惟愿海清河晏

        王先生,生日快乐。这是你的第三十五个生日,我也终于寻到机会来表达一点私情。
        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我遇见你,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那大约是静默的。
        我惯是个大大咧咧的人,算是将北方姑娘的那点外向发挥得淋漓尽致。但遇到你,我会如何呢?我不知道,猜想也没有结果。只是觉得,我大约会是静默的。
        就那样看着你吧,无论那地到底有多少人,那环境是静谧还是喧嚣,我都是静默的。目光追随着你,一颗心也随着你。不知如何发声,也不知如何躲避。
        其实这几率小之又小。即便你总说,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不能遇到你,这于我而言,是一种暂时的遗憾。朋友总调侃我是翻版赵医生,我也每每无奈的承认,是的,我家祖传傲骨。所以,我是断不愿以一个粉丝的身份去见你的。
        人总是贪心的。而我的贪心所在,正是你。我不愿以一个粉丝的身份去见你,听你说那句客套的“谢谢你”。我更想以一个朋友的关系出现在你的视线里,哪怕于你而言只是工作需要,或是最边缘的朋友也没关系。这是我的愿望,或许说是奢望。
        王先生,我现在正处于一个“水深火热”的时期。生活还算理想,满脑子理想,可高三的生活的确水深火热。这一年,我怕是又要依靠你。依靠你,度过每一次失利或成功;依靠你,走过这段辛劳的时光;依靠你,鞭策我支持我,让我不断前进不断成长。
        谈喜欢,似乎不足以表达程度之深;说爱,又太过随意。所以我要说,你是我的光,是我的明灯,是我的楷模。明年的此时,我会带着早已收到的通知书,履行我的承诺。
        有劳你了,我的王先生。
        三十五岁生日快乐。愿你万事顺遂,平安喜乐。
                                                 玥书
                          2017.08.18 于家中

评论(1)
热度(3)

© 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